z7t7o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漫威裏的德魯伊討論-第一千九百九十九章 交談分享-i2quf


漫威裏的德魯伊
小說推薦漫威裏的德魯伊
斯塔克被吓了一跳,他满怀好奇心的测试了一下刀具的锋利程度,然后再次检查了一下铁血肩炮,他抿着嘴角犹豫了一下,说道:“威力可以调节的粒子加农炮,结合反应堆的功能,威力会非常的可观。
很显然我们之前在北极外围碰到铁血战士,就跟诺曼说的一样,他们的脑子出了问题。
他们很少使用这个武器,反而热衷于使用超能力或者近身武器来战斗。这跟这些武器的配比完全不符。”
虛擬帝國之父
聽見地獄聲音的人 子非般若
说着斯塔克抬头看着阿尔文,认真的说道:“你问我全副武装的铁血战士能不能战胜索尔,我不知道。
能不能和‘神’较量?我认为可以!
尤其是他们数量多了之后,这些自带战斗本能的铁血战士,是天生的毁灭者。”
劍嘯龍吟偷心記
阿尔文听了,他看了一眼棺材里突然变得平静的铁血战士,然后有点感慨的摇头说道:“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理解?
这种铁血战士被创造出来之后,他们慢慢的发现了自己身上的问题,然后明白身体本身并不是越强大越好,最少对于他们这个种族来说是这样。
所以他们摸索出了‘完美状态’,意识和本能的平衡状态。
那么那个叫塔罗斯的斯克鲁人,是不是从另外一个方面解决了铁血战士问题?
毕竟他让疯狂的铁血战士变得可控了!”
最穿越(花都大少) 蕭瑟朗
诺曼·奥斯本摇头说道:“不,局部的大脑移植无法改变铁血战士的基因状况,也就是说他们无法改变铁血战士‘越强越疯狂’的基因特征。
斯克鲁人的大脑能成功移植,就意味着他们意识最终也会受到影响,也许你很快就能找到他们在哪里。”
说着诺曼·奥斯本有点意味深长的说道:“跟着死亡走,那些斯克鲁人藏不住的!”
阿尔文听了,吹了一声口哨,笑着说道:“你的意思是塔罗斯弄了几根‘死亡火把’放在自己的身边?
我是不是可以幻想一下,他被自己创造的斯克鲁铁血干掉的场面?”
诺曼·奥斯本犹豫了一下,最后摇头说道:“你可以幻想一下,不过在那之前一定会发生灾难性的战斗,三种超能力结合的铁血战士发疯,所造成的后果也肯定是灾难性的。”
鄰男 時槿子
末日:戰鬥吧,蔬菜!
為王希臘神話
说着诺曼·奥斯本看着并不紧张的阿尔文,说道:“为什么你并不紧张,要知道我们之前应付那些单一超能变异的铁血战士,都不怎么轻松。”
阿尔文听了,有点无奈,又有点轻松的说道:“我对可以预期到结果的事情一点都不担心,反而消失的塔罗斯更让我忧虑。
至于他们可能造成的后果,我只能尽力避免,尽力阻止,我毕竟不是万能的。
幸好我是个坏蛋,不然我可能还要内疚一下!”
诺曼·奥斯本听得摇头笑着说道:“你这么说就证明你并不是不在乎。
无能为力的感觉怎么样?尤其是对你这种超人来说?”
阿尔文略微有点无奈的摇头ꓹ 说道:“那种感觉就像是鱼刺卡在了喉咙里,想要把鱼刺取出来就要吃点苦头!
我今年就要结婚了ꓹ 为什么还有这么多狗屁倒灶的事情找上门?
这个世界为什么没有克拉克·肯特?这样每当发生这种状况的时候,大家可以给他打个电话。”
阿尔文略微有点走神的瞬间,他旁边的透明棺材突然炸开ꓹ 一个绿色的强壮身影窜向了斯塔克铺在地上的铁血装备。
就地一滚的瞬间,那位铁血战士戴上了护臂ꓹ 为自己套上了一套简易的装甲。
就在他捡起长枪,顺便捞起肩炮就地一滚ꓹ 想要躲开想象中的攻击ꓹ 并且寻找角度展开回击的时候,他发现事情跟他想的有点不一样。
斯塔克举着手后退了几步,食指弯曲的指着那些剩下的铁血装备,挑着眉毛示意他在拿上几件,特别是那件被誉为只有妓女才会穿的渔网服。
那才是整套装备的关键,能源连接的中枢,就是看起来不那么硬汉而已。
铁血战士被斯塔克的表情给搞蒙了ꓹ 他龇牙咧嘴的发出“哒哒哒,哒哒哒”ꓹ 仿佛缺油的老式打字机发出来的声响ꓹ 然后举着长矛对着阿尔文发出了示威性的怒吼。
他本能知道在场的人当中ꓹ 最危险的就是阿尔文。
本应该在铁血战士苏醒的瞬间就打开了一扇门ꓹ 被贾维斯锁死了,这位倒霉的铁血战士成了瓮中之鳖。
面对三个状态轻松至极的人类ꓹ 这位铁血战士也有点不知所措ꓹ 手里的长枪高举始终没有敢丢出去。
斯塔克可能是觉得自己站在铁血装备的旁边ꓹ 妨碍了他拾取装备。
他抿着嘴角慢慢的走到了阿尔文的身边,然后有点不耐烦的说道:“你们觉得这家伙是可以谈判的?”
阿尔文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ꓹ 说道:“总要试试,不然还能直接杀掉他?他都醒了,不给他一个机会,我心里也过意不过去。”
说着阿尔文对着用长枪,对着自己的铁血战士挥了挥手,说道:“嘿,我知道你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去把你装备捡起来,然后我们试着谈谈。
我需要一批不怕死的佣兵去地狱打仗,你们很合适,如果你不能接受我的条件,那我们就按照你们的传统,在这里分个胜负。
你们的心理状态看起来特别的原始,你们有没有那种输家成为赢家奴隶的传统?”
可能是阿尔文话里的挑衅意味激怒了铁血战士,他愤怒的把手里的长枪投向了阿尔文。
巨大的力量让长枪爆出了一声尖啸,十几米的距离转瞬即逝。
就在长枪即将扎中阿尔文的瞬间,他微微的侧头让开了枪尖,然后在长枪飞过一半的时候伸手抓住了中段的握把。
长枪停止的瞬间,整个枪身发出了一阵蜂鸣一样的颤音,枪尖附近的空气都发生了肉眼可见的震荡。
阿尔文也没想到铁血战士的长枪品质居然这么好,飞行的过程中没有发生丝毫的颤动,就连他握住把手的时候,都感觉长枪非常的顺滑。
这是一种不可思议的现象,因为空气是有阻力的,任何高速飞行的物体都会产生抖动,但是这把长枪一点都没有。
睡能生巧:嬌妻快躺下 紅顏是糖水
阿尔文好奇挥动了一下长枪,让身边的诺曼和斯塔克担忧的跳开了一步,以免被他的真气所伤。
巨大的力道带起了一阵尖啸,但是长枪丝毫没有发生变形,只在停止了瞬间在枪头位置发生了剧烈的震颤。
想想这把长枪要是刺入了人体,那可不仅仅会带来穿刺伤害,还会受到类似高频振荡的切割伤害。
一直没有把铁血战士的装备太当一回事儿的阿尔文终于集中的精神,他轻佻的吹了一声口哨,随手把长枪投向了铁血战士。
长枪准确的扎在了铁血的脚边,可是让阿尔文觉得有点尴尬的是,爆出震荡的长枪尖头分叉的部分,居然离奇的切掉了铁血战士的一根脚趾,让这位老兄发出了一声闷哼。
“呃,这是误会!我只是想要展示一下风度,你需要绷带之类的东西吗?”
阿尔文略微有点尴尬的摊着手看着铁血战士,说道:“你应该先包扎一下,没关系,我们可以等你,时间多的是。”
铁血战士倒底还是硬汉,他无视了自己被切掉的脚趾,而是拔起了长枪,试探性的走向了装备附近。
看着阿尔文他们确实没有动手的意思,铁血战士利索的穿戴好了所有的装备,然后虎视眈眈的看着阿尔文,嘴里再次发出了打字机一样的声响。
愛你成了孤單往事
阿尔文看着顿时显得异常威武的铁血战士,他拍了拍自己的肩膀,示意铁血战士不要把肩炮对着自己,然后笑着说道:“你最好把那玩意儿朝着地面,我有时候会有一点应激反应,你肯定不想看到。”
铁血战士从善如流的降低的肩炮的炮口,然后“哒哒哒,哒哒哒”的絮叨了几句。
阿尔文头疼的看着诺曼·奥斯本,说道:“这怎么办?难得遇到一个乐意说话的铁血战士,我居然一句都听不懂。”
诺曼·奥斯本看着手里的探测器,他笑着说道:“当心一点,他的脑波反应剧烈,在他彻底死心之前,根本就不可能跟你谈判。”
阿尔文愣了一下,然后就看到对面的铁血战士弯腰向着侧面窜去,他肩膀上的肩炮亮起了刺眼的光线,并且向着斯塔克和诺曼分别投掷了一个带着锋利刀刃的飞盘。
行动起来的铁血战士,本以为自己移动起来就能找到攻击的机会,谁知道他肩炮亮起的瞬间,一根金色的藤蔓圈住了他的脚踝,然后用力一拉……
铁血战士摔倒的瞬间,他的肩炮发出一记淡蓝的粒子加农炮打在了坚实的地面上。
这个房间的材质明显具有很强的吸能效果,这位本来要跌个狗吃屎的老兄被反作用力弹得飞起,身体打着旋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阿尔文的手里冒出了一把金色的长剑,轻描淡写的点在了两枚飞盘上面。
鏢行無敵
长剑微微的颤动了一下化解了飞盘上的高频振荡,然后像是杂耍一样的挑动飞盘还给了铁血战士。
铁血战士看着高速回转的飞盘,惊恐的按动着护臂上的开关,想要回收飞盘。
结果两个飞盘在接近他的瞬间相互碰撞了一下,从不可思议的角度回到了它们该去的地方。
看着那个铁血战士一脸惊恐的摸着飞回腰带上的飞盘,阿尔文对着斯塔克挑了挑眉毛,得意的说道:“你觉得他会不会崇拜我?
我觉得我的剑法真的是天下无敌的!
你们没有必要紧张,在我面前他就是一个小菜鸟。”
已经全副武装的斯塔克褪去了脸上的面具,他鄙视得瞅着阿尔文,说道:“把你身上那个只会‘嘤嘤嘤’的天使给我,我也是天下第一剑客。”
说着斯塔克泄愤似的朝着铁血战士打了一发手炮,然后他的手腕上探出了一个电脑,用一种阿尔文没有听过的语言,叽里咕噜的朝着他说了几句话。
阿尔文瞧着明显听懂了的铁血战士,他惊奇的对着斯塔克说道:“你这又是什么语言?”
斯塔克嫌弃的看着阿尔文,说道:“这是古希腊语,他们能跟希腊神祇结仇,难道还听不懂对方说什么?”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