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emy精彩言情小說 神祕復甦 txt-第八百三十一章遲來的短信-7746s


神祕復甦
小說推薦神祕復甦
在八音盒诅咒还未到来之前杨间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无论是方案,还是棺材,亦或者是武器全部都在短时内搞定了。
之所以这么赶,那是因为杨间无法确定这次人皮纸透露出来的诅咒爆发时间到底是否准确,如果真的是踩着时间点就做应对的话,万一中途出了点什么意外的话怎么办。
什么玩笑都可以开,唯独事关生命的玩笑不能开。
尤其是还是自己的生命。
杨间提早了一天应对诅咒爆发,他现在就将那口棺材运进了安全屋的密室内,然后带着那件新打造的长枪,拿着染血的旧报纸,以及自己的一部手机关好门,躺进了棺材里。
为了防止手机没电,他还特意带了一个充电宝。
随后,他又将旁边那沉重的金属板棺材板抬了起来,缓缓的闭合上了。
棺盖被杨间设计成了滑槽样式,这也是为了防止自己失控轻易的从棺材里逃出来所做的安排。
“咔嚓!”
沉重的金属卡槽的声音响起,棺盖密封了。
这种密闭的环境之下身为活人是很快就会窒息死亡的。
但是杨间不在乎,如果他能熬过这一关的话醒来之后自己就不算是活人的,根本不需要呼吸,也不需要氧气。
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压抑感涌来。
仿佛回到了以前自己在黄岗村时候躲在装尸袋内的场景。
棺材里并不黑暗,一层红光笼罩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
杨间动用鬼域在检查棺材的密封性。
自己的手艺不错。
这口金属棺材一旦盖上之后连鬼域都可以隔绝,毕竟接口处都是用了黄金材质,没有半点偷工减料,用来关押厉鬼是保证没有问题的。
“既然一切都没有问题的话,那么一切开始了。”
杨间躺好之后,他微微吸了口气,双手拿起了那张染血的旧报纸。
诡异的报纸上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行行大小不一的字迹。
終極炮 冷冰
“我是杨间。”
他要用这染血的旧报纸上蕴含的灵异力量提醒自己的身份,方便几日之后找回属于自己的记忆,而不是意识消散,记忆沦为别人的会议。
如同古代遭受刑罚的人一样。
杨间将这张旧报纸覆盖在了脸上。
带着鲜血的旧报纸十分诡异,瞬间就死死的贴在了杨间的皮肉上,直接盖住了他的眼睛,鼻子,嘴巴,只剩下一个五官的轮廓在外面。
无法呼吸,十分难受。
整个人都要窒息了一样,杨间张了张嘴下意识的想要吸一口空气ꓹ 结果报纸凹陷,贴的更紧了。
这染血的旧报纸虽然看上去脆弱ꓹ 实际上很难撕碎。
杨间整张脸都被贴合的一丝缝隙都没有留下。
但是他现在还未窒息,还有意识,而且就算是真窒息了他也不会死ꓹ 因为八音盒的诅咒还在他的脑海里回荡,这种诅咒没有停下之前无论是杨间受再怎么严重的伤害都不会死亡ꓹ 哪怕是把他的脑袋剪成两半,依旧能存活。
“开始吧。”
杨间最后思考ꓹ 检查了一遍ꓹ 确定没有问题之后,他伸手将那一直钉着鬼影的棺材钉拔了下来。
不。
现在不能算是棺材钉了,而是一杆满是裂纹的长枪,
一取下。
被压制的完整鬼影立马就恢复了行动。
很快。
杨间的身体控制权被剥夺了,他整个人再次回到了明月小区时候的状态,身体不受控制,但是意识是清醒的。
同时鬼影入侵意识的状况再次出现。
杨间感觉到一股阴冷的诡异之物在试图吞没自己的意识ꓹ 但这一切却又被八音盒的铃声给抵挡了下来。
和预想之中的一样。
灵异对抗形成了一个脆弱的平衡。
在八音盒的诅咒没有结束之前这个过程将一直持续下去,直到诅咒爆发ꓹ 一切才会发生巨大的改变。
就这样。
脸上蒙着染血的旧报纸的杨间浑身冰冷僵硬的躺在了这口亲自打造的棺材里ꓹ 犹如一具尸体般ꓹ 等待时间的酝酿ꓹ 慢慢腐烂。
谁也想象不到。
这具看似普通的尸体竟还有意识存在,只等计划成功ꓹ 意识回归ꓹ 取代厉鬼ꓹ 成为拥有活人意识的厉鬼。
时间一点点过去。
杨间的尸体依旧毫无动静,一切都陷入了死寂当中。
然而就在第二天早上的时候。
黑暗ꓹ 阴冷的棺材里却亮起了一点幽幽的光亮。
那光亮来自于杨间尸体旁边的一部手机。
手机上是一条短信。
发送短信的人是……冯全。
但时候这一切杨间都不知道了,也无法去理会。
冯全的这条短信并不是只发送了杨间一个人,而是群发的,这个群发的对象是杨间整个小队成员,而短信的内容只有两个字。
“救命!”
这竟是一条求救短信。
清晨的尚通大厦内。
今天负责值班的是童倩,还有张韩。
“怎么回事?童倩你收到了么,是冯全的短信,他居然发出了求救短信。”张韩十分的惊愕,他看着手机上的信息,反复确认了一下,发现的确没有错。
并不是什么垃圾短信,也不是什么人故意发错了的。
“我也收到了。”
童倩眉头一拧,他用的是总部的卫星定位手机,可以直接确认短信发送之人的身份。
“的确是冯全的,而且他就在大昌市,不过定位信息上显示他还在移动,还没有到市区。”
张韩神色动了动:“队长现在不在,那现在怎么办?”
杨间躲在一号安全屋内的情况只有童倩知道,但他不会蠢到到处将这种情报资料泄露出去,所以也只是告诉张韩杨间要出差几天,暂时不会回来。
“杨间不在,这里我来负责,既然冯全那边发出了求救短信自然是要过去看看了。”童倩说完就站了起来,准备出发。
张韩怔了一下:“可是我们没有鬼域,这么远的距离要去支援的话可不容易。”
童倩说道:“什么鬼域不鬼域的,我们是人,难道不会开车赶往么?杨间乱用鬼域那是因为他是特殊的,普通人的驭鬼者哪里经得起这样肆无忌惮的使用灵异力量,嫌自己死的不够快么?”
“不过我记得前段时间公司配备了一架直升机,我去找章华问问。”
重生之腓特烈威廉三世
章华是总部那边派来的联络员。
负责协调杨间处理灵异事件的,同时也负责各个方面的支援。
“直升机的话的确是有一台,需要使用么?”章华听到童倩说要出行,立刻确认了情况。
“是的,我现在就要使用,情况可能很紧急。”童倩说道。
章华点头道:“没问题,我立刻安排,三分钟之后直升机会立刻起飞,请两位赶往停机坪。”
“多谢。”
童倩说完立刻就乘坐专属电梯,前往顶楼的停机坪。
而章华也立马通知飞行员做好起飞的准备。
“就我们两个人么?黄子雅,李阳,他们不需要叫过来么。”赶往直升机的路上,张韩有些不放心道。
“不要太担心,我们先过去看看情况,大昌市附近不太可能出现大型灵异事件,冯全的定位信号一直在移动,我试着给他发信息,他也没有回,所以在没有确认真实情况之下,全员出动是非常冒失的行为。”童倩说道。
億萬總裁:追回前妻生寶寶 明珠還
他这点是和杨间学的。
杨间之前去大川市的时候就只是带了李阳一个人,遇到处理不了的事情才呼叫了他和熊文文去支援。
这样一来风险就变低了。
如今杨间不在,童倩暂时充当队长,她需要打头阵。
很快。
一架直升机在尚通大厦上起飞了,并且迅速的个赶往信号来源的地方。
冯全的定位信号来自于大昌市郊外的一段高速公路上。
这里大雾弥漫。
周围的一切都笼罩在浓雾之中。
而且这浓雾在不停的飘动着,向着大昌市的方向而去。
诡异的是这浓雾一路飘动竟没有半点要消散的意思,反而随着时间的过去覆盖的范围越发的大了,同时也越发浓郁了。
浓雾之中。
一个仓皇,狼狈的身影浮现。
这是一位二十五六左右的男子,浑身又脏又臭,身上,头发,脸上都粘着厚厚的一层泥土,咋一看像是一个泥人,又感觉像是埋在泥土里多日再重新挖出来一样,身体都带着腐烂的恶臭味。
他就是冯全。
代号,鬼雾。
古代悠閑生活 莞爾wr
冯全沾满泥土的脸上已经看不到任何的表情了,只有一种诡异和僵硬。
但是露在外面的一双眼睛之中却透露出了不安和焦虑。
鬼雾在移动,他也在移动。
但是他不是异类,也没有厉鬼死机。
动用鬼雾鬼域移动对他的消耗很大,一旦长时间使用的话他立刻就会自身失去平衡,死于厉鬼复苏。
可是冯全不得不这样做。
暗帝絕寵:廢柴傲嬌妻 傾末戀
因为他非常倒霉,在调查以前同事裴东以及摆钟诅咒的时候引起了一些人的警惕和敌意。
所以他在被追杀。
驭鬼者之间的争斗,向来都是你死我活。
“大东市,民国古宅,摆钟诅咒来源于那里。”冯全咬牙切齿的低吼一声:“这个秘密你们守不住的。”
声音飘荡,传出了浓雾外。
但是在这高速公路上,一辆老旧的出租车,竟紧紧跟随着没有被甩开。
这辆出租车很有年纪了,以及是古董级别的了,现在就算是汽车报废厂都看不到,很难想象这玩意依然可以开动起来。
“杀了你,秘密就守得住了,裴东是个废物,跑掉了童倩,没能杀死你,导致重要的信息泄露了出去,那个诅咒关系着很多人的生死,而且你不该好奇一直调查这事情,上次你活命之后老老实实的躲在大昌市不就好了么,在那个杨间的庇护下,你能安稳的等死。”
絕望詛咒 黑色綿羊
老旧的出租车内传来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那是一个正在开车的男子,约莫三十不到,带着兜帽,口罩,穿着羽绒服,整个人只有一双眼睛露在外面。
在出租车的后面,坐着两个人,
一个是裴东,代号鬼摸头。
他脸色阴沉,头皮发裂,一道道狰狞的痕迹,像是被什么东西活活剥开过头皮一样。
另外一位是一位枯瘦的男子,双眼满是红血丝,如同一具行走的干尸,让人感到毛骨悚然。
三个人。
三个都是驭鬼者,仅仅只是为了追杀调查了摆钟诅咒的冯全。
冯全显然无法对抗三个人,只能逃跑。
“你走不了的,动用鬼域的代价很大,你虽然驾驭了两只鬼,但是自身还是会有厉鬼复苏的凶险,无法和那些异类相比,所以到此为止了。”
伴随着声音飘来。
那辆老旧的出租车再次加速了,竟直接冲进了浓雾之中。
那片浓雾可是鬼雾。
既是鬼域,也是可以吞噬活人的恐怖之地。
然而不可思议的是,这辆老旧几乎已经报废了的出租车在冲进浓雾之中后附近的浓雾正在迅速的消散,如同被驱散了一样。
“压制么?”
冯全心中一凛,他竟感觉到了自身复苏的躁动在平复。
如果是平时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现在…..
汽车疾驰而来,灯光在身后亮起。
伴随着刺耳怪异的喇叭声回荡。
冯全下意识的回头一看。
那辆老旧几乎要报废的出租车竟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怎么可能?”
冯全睁大了眼睛,无比的震惊和诧异。
但是下一刻。
他身体猛地一震,巨大的力量传来,这辆老旧的出租车把他整个人狠狠的撞飞了出去。
身体在溃散,意识在模糊,脑袋在轰鸣。
“是,是灵异之物……”冯全脑海里出现了这么一个想法。
但随后,他重重的倒地了。
身躯支离破碎,脑袋一歪,以一个诡异的姿势倒在了高速公路上。
浓雾消散,刹车声一停。
廖凡神情阴鸷从车上走了下来:“还没死么?你另外一只鬼的保命能力还真是强,被这辆鬼的士一撞,真正的鬼都能撞飞陷入一个短暂的死机状态,无法行动,不过你身体的平衡已经被打破了,死也是很快的事情了。”
妃要上天
鬥戰仙穹 妖天
老旧的出租车旁,廖凡,裴东,还有另外一个人冷冰冰的看着那没有动静,扭曲在一团的冯全。
只等他意识彻底消散之后就离开。
至于这里会不会闹出灵异事件,他管不了。
这不是他们负责的事情,他们只负责干掉这个冯全,掐断总部对大东市,民国古宅的调查。
“我看现在就走吧,这里是大昌市,杨间的地盘,万一他来了我们就不好走了。”裴东压着声音,提醒了一句。
“真来了也留不下我们。”廖凡声音嘶哑,毫无感情。
“别忘记了,大海市他和叶真打了一架,漏了底子,棺材钉就在他的手中。”
廖凡继续道:“没事,杀完就走,我们虽然没有必要和队长级人物起冲突,但是并不代表我就怕他了,而且不确定这个冯全的死亡,那边也不好交差。”
裴东和另外一个人不语。
冯全此刻身躯上逐渐的浮现出了一层层厚厚的泥土。
那是黑臭的坟土。
坟土正在不停的吞没着他的身躯,要将其掩盖。
这是平衡失效,厉鬼复苏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远处的天空之中传来了螺旋桨的声音。
一架直升机从大昌市的市中心方向迅速飞来。
“不好,杨间来了。”裴东一惊,急忙道。
他在杨间手中吃过亏,差点死了,后来侥幸逃了,都不敢有任何报复的想法,只想躲得远远的。
要不是这次冯全非要调查摆钟诅咒,他也不会再来大昌市。
“等等,不是杨间。”
另外一个如同干尸般的男子开口道:“如果是杨间的话已经先用鬼域覆盖过来了,他的档案资料,动手习惯圈子里的很多人都知道,有心留意的话不难分析出来。”
廖凡咧嘴一笑,笑声依旧嘶哑怪异:“所以杨间不在大昌市……不,不对,杨间在大昌市,来之前我买过他的行程资料,他昨天到过大昌市。”
“那他为什么没有来?”裴东问道。
“他出问题了,来不了了,冯全肯定路上发了求救信息,这都没有把杨间引过来的话答案已经很明显了,看来上次和叶真打一架对他影响很大,嘿,看来回头我该去感谢那个叶真了。”廖凡敏锐的觉察到了什么,并且做出了判断。
这种判断精准的有些可怕,仅仅只是因为杨间的鬼域没有出现就判断出了他出了问题来不了。
简直就像是亲眼看见了一样。
显然,他也是一位顶尖的驭鬼者,拥有顶尖驭鬼者所具备的素质。
“冯全栽了,杨间出了问题,那么飞机上的人应该是……鬼脸童倩。”
廖凡抬起头看向了那架越来越近的直升机。
“乘他病要他命,干脆一波灭了鬼眼杨间的这支队伍,免得以后报复,顺便带走那根棺材钉。”
另外一位如同干尸般的男子低沉道。
“你真要动手?我记得你应该和杨间认识吧,这么一点都不念旧情么。”廖凡看了那干尸般的男子一眼。
“只要确定杨间真出了问题,就杀进大昌市,杨间手中的东西可不少,足够交换我们半年,甚至一年的生命了。”那个干尸男子说道。
廖凡眼睛微微一眯,思索了一下:“好,只要童倩完蛋,杨间又出了问题的话,就去大昌市走一圈,我可是眼馋他手中那根棺材钉很久了。”
“叶真都被钉死在地上,如果真拿到的话说不定有摆脱那个诅咒的可能。”
快速的商量了一下。
一个方案形成了。
此刻直升机在高速公路上停了下来。
童倩和张韩一跃跳了下来。
“鬼脸童倩?”廖凡看见之后语气之中竟有几分怪异的轻笑。
“你认识我?”
童倩脑袋一侧,面巾之下,一张中性化的诡异笑脸朝向了他。
“不过刚才,你笑了?有这么好笑么?再笑一个试试。”
他笑脸对着廖凡,另外一张脸却看见了昏迷不醒,陷入复苏状态的冯全,顿时心中一凛,一股怒意涌上心头。
这几个人在对冯全动手。
而且冯全居然无法对抗,
是对方人多,还是说这三个人之中有人过于强大了,冯全连逃跑都做不到。
“冯全是负责人,你们对他出手想过代价么?”童倩鬼脸开口,询问三人。
微风吹来,他脸上的面巾掉落。
三张脸顿时呈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抱歉,我不该问这么多,你们这类人在驭鬼者之中就是罪犯,没有什么道理可讲,对付你们这类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杀死,因为你们的存在只会造成更大的影响和破坏,害死更多的人,所以还请你们几位去死吧。”
童倩经历了很多,他心中的那份天真早就被掩埋了。
下一刻,
他笑了。
不,是他的鬼脸在笑。
“很好,打个招呼就动手,童倩,你和资料上写的可不太一样了。”廖凡没有任何的忌惮和退缩,反而跃跃欲试起来。
不是因为童倩弱,而是杨间到现在都没有出现。
之前的判断得到了证实。
杨间出了问题。
“动手。”
廖凡嘶哑得声音一喝。
“该死的。”
张韩脸色瞬间难看了起来,他万万没想到只是过来看一趟竟演变成了这样。
要和三个驭鬼者动手。
上一次动手还是在什么时候?
应该是和杨间在黄岗村对抗鬼棺的时候吧。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