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cra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奶爸戲精 線上看-第3126章 自信點,把可能先去掉-0dn3h


奶爸戲精
小說推薦奶爸戲精
大概出于“我给你名头,你就得接受”这种小思想,那文艺媒体记者问的很泼辣。
关荫回答的也很直接:“你说第五代就第五代啊?”
记者生气道:“你这个人怎么越来越不讲理了呢,我这是根据……”
“扯淡的第几代,如果有代数,我问你,第一代导演代表人物是谁?既然有代数,第二代从第一代手里继承了什么?发展了什么?以此类推到现在所谓第五代又学了什么,又做出了什么?东一榔头西一棒槌,跟一群没头苍蝇一样到处胡乱撞,还美其名曰几代几代,你以为CPU呢?”
关荫下结论:“帝国的导演,在能力上是有断层的,在继承上是有鸿沟的,在发展上是黄鼠狼下崽一窝不如一窝的,现在流行影视界导演嘲笑动漫片团队,好像不嘲笑两句显不出自己的地位,要我说,帝国的文化界,开局就是巅峰,后来都在倒退,叙述叙述在不断倒退,精神精神在不断倒退,唯独导演手里的摄影器材在不断进步,某些导演床上的女明星在不断进步,有所谓外围内围当家小花旦的级别嘛。除此外,你跟我说什么在进步?你给我赏赐个第几代导演领军人物的帽子,我就得对你千恩万谢顺着你的意思来?怒冲冲讨伐谁呢?滚开。”
记者被喷的连连后退。
其它记者也不敢问了。
“闲的。”观众压根没搭理那帮货。
还有人嘲笑:“自己压根没看过电影,堵门口听别人怎么说,选择自己爱听的,公司需要的,然后往网上一放,所谓的观众感受,麻烦滚远点,听别人一说,就当看过了,媒体要这么好干,你们早该下岗了。”
关荫感觉就奇怪,他们今天堵着他想问什么?
自吹自擂还是自我批判?
都不是。
媒体想听听他对讨伐的态度。
包子少女逆襲記 不語安然
金凤凰奖今年肯定没别人的份儿,三大名导都明确表示电影奖只能期待来年以及下一届白玉兰玉玺奖。
浮生若夢
“这对有些人的确不公平,都辛苦花费那么多时间和精力,让人家连提名都没有,我们觉着也有点过分,至少给个提名啊,你们的作品陪衬下更好看嘛。”一些记者觉着这样做就比较公平了。
什么意思呢?
“也就是把你们不会获奖的拿下去,反正又不会获奖。”有记者抱怨,他跟了好几个剧组,“太清楚大家都是在压力下怎么制作的。”
关荫给了他一个地址。
什么意思?
“你去找各大奖项评委会吧,跟我说没用,我影响不到。”关荫推开一大堆话筒往外走。
这话没人信。
你出去说句话……
“滚蛋。”关荫脑子里惦记着回去翻一下教科书呢哪来工夫跟他们磨叽。
我态度不好?
你什么本事我给什么脸色。
一群找茬儿的我干嘛给你笑脸?
“正经媒体就没跳出来找抽啊。”现场观众都没带搭理了。
有本事你发一个被鄙视的声明,上赶子找骂凭什么不骂你。
一下午,有些媒体反正特别憋屈。
总想黑《农奴》,可就是找不出黑的借口。
要不,去看一下?
老板脑袋摇晃的像拨浪鼓,要是以后你们每写一篇评论都要去实地考察那这公司是为做事而存在还是为我挣钱而存在?
“编,绞尽脑汁编,没新闻,是因为你们搞不出新闻,我给你们提供一个思路吧,你们试着发起全网的讨论来,那就是‘都这时候了讨论农奴这个问题有那必要吗’,你们试着问一下,至少还是有一些公众人物愿意配合你们的,加油,给你们加鸡腿。”老板说完就跑了。
员工能咋办?
加不加鸡腿无所谓,你以为我们冲着鸡腿来的?
“所有老板的鸡腿最终都成了恶心的心灵鸡汤。”这是打工人共同的心声。
單兵為王 七品
不过这个思路好,都啥年代了还拍这种电影有意义吗?
“好莱坞就从不拍这种片子,人家是向前看,一个没有历史负担的民族,才能开创出金碧辉煌的前途,我们不要老是被历史拖累,为先人背负沉重的负担,农奴的问题既然解决了,为什么还要说呢?小便认为这是对未来不自信的一种表现,从而导致《战狼》这种纯属脑洞的空洞电影的出现,这一点,历史是要负责任的。打碎这些旧包袱,才能唱响新凯歌。”评论称。
这种文风熟悉不?
打开某引擎,首页推送的“电影评论员”文章一般都是这种风格。
你说讲细节?
你谁啊,让人家给你讲细节?
不知道人家压根不去看吗?
哦,你说是那几部“现象级”影片?
那我不能跟你讲事实,我给你讲一些人家精妙运用分镜头的艺术感。
对吧?
这时,一个“惊天消息”引爆媒体。
“邝天王的新电影延期了。”
胡菲亲自出面做解释,原定于月末上映的邝友德主演的新电影因为某些原因延期了。
胡菲说:“可能是我的原因吧,也可能是公司运营的原因,也可能是剧组的原因,反正综合考虑下来我们决定延期放,这个事情是我们自己决定的和别人没关系。”
有记者当然追问,要延期到什么时候。
陰差冥
胡菲回答说可能得一季度。
而且很保守。
“具体什么时间放,我们现在也说不准,现在最关键的还是要反思,不成熟的地方很多,不整改,我们不放心放在市场上,竞争不过别的好作品,最重要的是对不住观众,就这样。”胡菲说完急匆匆进办公大楼了。
这事儿透着一股子邪乎。
难道有人给他们设置阻挠?
不可能。
皇後男妃娶進房:皇上,給力啊! 紈絝七太子
“胡菲的话很有暗示性,几个可能下来,最可能的就是‘剧组的原因’,不好猜,但估计跟有些规定有冲突吧,现在不知道电影主题也不好说啊。”一位比较著名的编剧倒也没明说,但暗中批评了胡菲,“这种说话方式是一种极其深谙广告之道的炒作方法,想利用观众对电影的期待最好还是先考虑电影值不值得期待,否则炒作只能让观众加速抛弃你。”
这说法新鲜了。
难道这位老编剧是在cue胡菲吗?
他好像还附和过胡菲吧?
热闹了。
关荫一家人没搭理网上的纷扰,集合起来在学习呢。
小可爱坐在特制的椅子上,一定要能舒坦地跷二郎腿,布灵布灵晃脚丫,还要能随时爬到爸爸怀里,然后才肯捧着一本公举姐姐送给人家哒课本,字正腔圆地朗读,爸爸说,顷着人家哒声音,爸爸想系情都变得更聪明惹。
对惹,糖糖放哪啦?



近期文章


近期留言